3月專欄:跨越醫學倫理的紅線:設計嬰兒誕生了

跨越醫學倫理的紅線:設計嬰兒誕生了

Crossing the Red Line of Medical Ethics : The Birth of Designer Baby

中山醫學大學醫學研究所 李英雄教授

《引言》

科學昌明興盛帶來人類的文明和夢想的實現,這是無庸置疑的事實。常言道:「科技不外乎人性」,東方世界的中國古聖先賢對於「人性本善或人性本惡」素來就爭論不休,西方世界對「Nature(先天遺傳)或Nurture(後天教養)」孰輕孰重常有不同的見解。自從奧地利(Austria)的修道士孟德爾(Gregor Johann Mendel – 1822-1884;植物學家與遺傳學家)發現遺傳法則(孟德爾定律/法則- Mendel’s Laws)後,才知道子孫代的特徵來自於祖、父代的遺傳,而遺傳的語言就寫在遺傳物質 DNA(去氧核醣核酸)上,科學家一直夢想重寫遺傳的語言,20世紀初期倡導的優生學運動(Eugenics Movement),到德國納粹(Nazi Germany)希特勒(Hitler)當總統執政時達到高峰(西元1933-1945年),就是最典型的範例。遺傳語言的重寫修飾在科學家持之以恆的實驗研究終於在西元1970s年代初期美夢成真了,重組DNA技術(Recombinant DNA Technology)橫空出世,使得生物技術(Biotechnology)成為20世紀轉型產業(Transformative industries)之一。重組DNA技術可視為是第一代的基因工程(gene engineering)之典型的代表,到了21世紀的西元2012年,由於基因編輯/修飾(Gene Editing) CRISPR-Cas 9創新技術之出現,導致基因工程百尺竿頭更上一層樓,加上這套生物技術的價廉物美與高精準度,數年之內席捲全球生技醫藥界爭相使用,產生一些倫理問題,西元2015年,中國分子生物學家發表以人胚胎做基因編輯,造成舉世嘩然,更有甚之於西元2018年,中國南方科技大學研究者使用CRISPR-Cas 9基因編輯技術改變人類處於單細胞受精卵之CCR5基因,誕生一對雙胞胎姊妹,設計嬰兒(Designer’s Baby)終於出世了,消息提早曝光引起全世界震驚,這項跨越人類生物學(Human Biology)紅線(Red line)之創舉值得對基因工程的歷史演化作回顧與展望。

 

《典範長存的Asilomar會議》

如果生物醫學界人士不健忘的話,西元1975年,一個記憶猶新的聖像會議(Iconic Conference)在美國加州(California)的Asilomar舉行,當時因為遺傳工程尤其基因重組技術(DNA/Gene Recombinant Technology)的突破性進展,產、學、研界等憂心該技術的錯誤不當使用,造成倫理道德的問題,因此才邀請各界人士來共襄盛舉制定嚴格的規範做為遵循的法則。會議的結果,與會者都有共識,在安全性尚未完全建立前,大家都同意不能貿然地進行一些實驗,尤其人體實驗。綜觀這次Asilomar Conference的成果,還算是差強人意的圓滿成功,為後世樹立了典範。

在Asilomar會議中,著名的分子生物學家David Baltimore對這新技術安全性的深思熟慮之辯論才導致美國聯邦政府訂定管控DNA重組技術的規範,James D. Watson稱它為糊塗的歇斯底里症(senseless hysteria),Asilomar會議視為是一文化運動分水界(a watershed cultural movement)。接著Michael Rogers在The Pandora’s Box Congress in Rolling Stone公開詳細說明該技術的指引。

 

《爭論無解的Washington, D. C.國際高峰會議》

事隔40年,萬萬沒想到全世界為了基因編輯技術應用於人的胚胎做實驗,引起全球各界人士勞師動眾於西元2015年12月1~3日在美國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Washington D.C., USA)舉辦一場史無前例的人基因編輯國際高峰會議(The International Summit on Human Gene Editing)。這次會議來自於全球20多個國家,將近500位參與人士,包括科學家、倫理學家、法律專家等。這個高峰會的主辦單位是The US National Academies of Sciences and Medicine , The Royal Society in London及The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在會議中的與會者是唇槍舌戰,互不相讓,在3天的討論協商結果並未取得共識,可說是功敗垂成,沒有如同西元1975年Asilomar Conference制定一套遵循的規範法則。不諱言的說,這次會議的召開乃肇因於中國廣東中山大學(The Sun Yat-Sen University in Guangzhou)的分子生物學家Junjiu Huang在國際科學期刊發表以人胚胎做基因/基因體編輯實驗[Liang , P. et al. Protein Cell 6, 363-372(2015)],論文刊登後,舉世譁然,褒貶意見來自四面八方,Junjiu Huang真地應上中國古云:「一舉成名天下知」,頓時成為聞名國際的風雲人物,被稱為胚胎編輯者(Embryo Editor)。

在美國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的國際高峰會議中David Baltimore留下值得回味、發人深省的詞句:「改變人類遺傳(Altering Human in Heredity)已經從無法想像的不可能變成可想像的可能(The Unthinkable Has Become Conceivable)」。在西元2015年國際著名的學術期刊Nature與Science不約而同以醒目的標題作頭條新聞報導:“Embryo Editing Sparks Epic Debate in Nature”及 “Eugenics Lurk in the Shadow of CRISPR in Science”,拋出一個讓廣大社會不安的情緒,基因編輯的可能性將引發「設計嬰兒(Designer Babies)」和遺傳增強(Genetic Enhancement)之恐懼。

 

《舉世震驚設計嬰兒誕生出世》

西元2015年,為了基因編輯的爭論在美國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舉行的高峰會議,早就預料設計嬰兒的誕生,果真在三年後(西元2018年11月)終於成為事實了。現簡單說明其中的過程。

第二屆國際人類基因組編輯高峰會(The Second International Summit on Human Genome Editing)於西元2018年11月27日至11月29日在中國香港大學李兆基會議中心舉行,是由美國國家科學院、美國國家醫學院、英國倫敦皇家學會和香港科學院共同主辦。在11月28日的節目中由中國南方科技大學副教授賀建奎發表主題演講,宣布一對名為露露與娜娜的基因編輯雙胞胎姊妹嬰兒在中國健康誕生了,事實上還沒有宣布之前,消息就已曝光了,業已引起軒然大波了,在一小時10分的演講只是在道歉,接受訪問與批評,來自四面八方的交相指責,賀建奎只能欣然接受了。好奇的是國際上非常著名的美國哈佛醫學院遺傳學教授基因工程知名專家George Church發表他的看法僅表示:「考慮到HIV病毒對全球公共健康的威脅有持續擴大的趨勢,我認為賀建奎選擇一個非常好目標基因(target gene)」,似乎是輕描淡寫、雲淡風輕一語帶過。現將賀建奎的臨床執行過程簡述於下:

  • 對象選擇:父親呈HIV陽性(HIV帶原者),母親是HIV陰性。
  • 基因編輯技術操作過程
    1. CRISPR-Cas 9基因編輯
    2. 目標基因選擇:CCR5基因,是HIV病毒入侵體細胞(免疫細胞)的主要輔助受體(receptor)之一。
    3. 操作過程:如同常規的試管嬰兒做法,只不過多一個步驟,即在受精卵未分裂前,處於單細胞時期,將Cas 9蛋白酶和特定的引導序列(guide RNA),用5微米(micrometer)的針頭注射到單細胞的受精卵內。
  • 出生後的嬰兒做基因序列檢測:沒有脫靶(off target)的現象,得到預期的效果。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