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危險行為也有遺傳性

 

長庚大學教授 林口長庚醫院 婦產部主治醫師 王子豪

 

遺傳學家常說:「除了意外受傷之外,幾乎所有疾病都有遺傳因素。」新的研究資料顯示,甚至連意外受傷也可能有遺傳因素,因為人類的危險行為也和遺傳體質有關。Nature Genetics在2019年2月份的論文分析了975,353人的風險耐受度,主要用於發現分析的族群為43萬左右的英國生物資料庫和50萬的23andMe受試者;用於驗證的族群包括10個獨立族群,總共35,000多人。高風險行為包括:汽車超速、每星期的喝酒量、曾經抽煙、性伴侶的人數等等,研究者並且將這四種風險行為的first principal components (PC) 作為代表風險的指標。在英國生物資料庫(UK Biobanks)的431,000多人,可驗證到較高比例的男性 (34%)比女性(19%)自認為比較能夠承擔高風險。

 

下圖的Manhattan plot呈現染色體3和染色體18。值得注意的是,這裡呈現的並不是染色體3的最高峰,也不是染色體7、8的兩個代表高峰區域。這也突顯了一個事實:genome-wide association study (GWAS) 的資料,有時候P value最有意義的,還不一定能找得出可以解釋的功能。

0

先前的研究顯示,五種荷爾蒙常被認為與風險耐受度有相關:類固醇荷爾蒙(cortisol)、單胺荷爾蒙(dopamine、serotonin)、性腺荷爾蒙(女性荷爾蒙和男性荷爾蒙);不過在本研究,這幾種荷爾蒙都顯示與風險耐受度無關

 

本研究作者鑒定出93個基因聚集在一般風險耐受的DEPICT-defined loci 。這些基因主要聚集在谷胺酸受體 (glutamate receptor) 和GABAA受體活化區,顯示這些基因的功能和這兩類受體的活化有關。谷胺酸和GABAA神經傳遞物質,是一對互相拮抗的神經傳導物質,谷胺酸主激活,而 GABA主抑制。這一對分別調控激活和抑制的神經傳導物質,來調控此群一般風險耐受的基因,就顯示這些基因是和人類能否接受風險有相關。

01

 

 

.

延伸閱讀:

Karlsson Linnér R et al. Genome-wide association analysis of risk tolerance and risky behaviors in over 1 million individuals identify hundreds of loci and shared genetic influences. Nature Genetics (2019) 51 (2): 245-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