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CA2突變與去勢抵抗型的轉移攝護腺癌之不良預後有關

中國醫藥大學 教授 放射腫瘤科 陳尚文醫師

 攝護腺癌為近年男性癌病發生率成長快速的腫瘤,多數病患於初診斷時已屬晚期。針對癌病已發展為去勢抵抗型的轉移護腺癌(metastatic castration-refractory prostate cancer)的治療策略,最近於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期刊所發表的臨床試驗: PROREPAIR-B,是一個分析負責修復DNA損壞的基因變異是否會影響此病人族群治療預後的臨床研究。其試驗的設計如圖1。此試驗共分析了419位的去勢抵抗型的轉移護腺癌受試者的基因檢測及臨床資料,測試了共107種生殖系(germline)基因位點突變的發生。硏究顯示有這些基因變異帶原的受試者(carrier)共68位(16.2%,如圖2),其中BRAC2 突變14位、ATM 突變8位、BRCA1突變4位。

此臨床研究的重要發現是:和無上述基因變異的去勢抵抗型的轉移護腺癌病患比較,有生殖系BRAC2突變之病患的整體癌病相關生存率(cause-specific survival)較差(圖3)。而且,帶BRAC2突變的病人族群如果第一線接受化療藥物Taxanes,他們的預後較第一線接受abiraterone或 enzalutamide的病人預後差(圖4圖5)。總之,生殖系BRAC2突變可作為護腺癌選擇癌症個人化治療的指標

A

 

圖1. 試驗的設計與流程圖。

B

圖2. 此研究試驗之受試者病理性基因突變之分布圖。

C

圖3. 診斷為去勢抵抗型的轉移護腺癌之受試者的癌病相關生存率(cause-specific survival)。

(3A)非帶原x與ATM/BRCA1/BRCA2帶原y之受試者間,整體存活率無明顯統計差異;(3B)非帶原x與BRCA2突變帶原x1之受試者間,BRCA2帶原者之存活率較差(P = 0.0266)。

 

 

D

圖4.去勢抵抗型的轉移性護腺癌之受試者接受第一線治療後的癌病相關生存率。(4A)先接受Taxanes  y 較先接受abiraterone或 enzalutamidez的BRCA2帶原者治療預後差(P = 0.014);(4B)先接受Taxanes x1比較接受先abiraterone或 enzalutamide – – – – – –  的ATM/BRCA1/BRCA2帶原者的治療預後無明顯差異。

註: ASI 為 androgen signaling inhibitor 縮寫

E

 

圖5.比較BRCA2帶原受試者接受第一線治療後的癌病相關生存率。(4A)先接受abiraterone或 enzalutamide後再接受Taxanes: 非帶原x1  vs.BRCA2帶原y  ,兩族群治療預後無明顯差異;(4B) 先接受Taxanes再接abiraterone或 enzalutamide: 非帶原x1  vs.BRCA2帶原 y,BRCA2帶原者明顯治療預後差(P = 0.001)。

延伸閱讀

Castro E, et al. PROREPAIR-B: A Prospective Cohort Study of the Impact of Germline DNA Repair Mutations on the Outcomes of Patients With Metastatic Castration-Resistant Prostate Cancer. J Clin Oncol. 2019 Jan 9:JCO1800358. doi: 10.1200/JCO.18.00358. [Epub ahead of 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