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健康照護互通資源 (FHIR)

icon-08

長庚大學教授  林口長庚紀念醫院主治醫師  王子豪

 

精準醫學是人類生命資訊的科學。但要把一個人持續增加的大量生命資訊:包括健康和疾病時的各種體學(-omics)資料、生活型態、運動量、環境暴露等等,非常異質性的(heterogeneous)資訊整合在一起,實在是件難事。雖說萬事起頭難,但是總得開始把這些資訊錨定在一種個人資料上。最能夠記錄一個人健康和疾病的資訊,首選的當然是健康紀錄或是病歷(Health Record)了。

 

FHIR (Fast Healthcare Interoperability Resources) 的縮寫讀成Fire (下圖),是一種衆所期待,且已在美國逐漸被接受的數據標準(data standard),FHIR用來描述電子病歷(Electronic Health Record, EHR)的數據格式(data format)和數據元(data elements) ,並提供標準系統化資訊於應用程式介面(Application Programming Interface, API)。

快速健康照護互通資源 (FHIR)_1

 

FHIR墊基於HL7 (Health Level Seven International,見下段說明) v2 和HL7 v3資料標準,但是使用起來更加簡便。FHIR的主要目標就是促進醫療單位有效溝通醫療訊息,更要把醫療訊息廣泛使用於多樣的設備上,包括電腦、平板電腦和智慧型手機,不但能更輕鬆的提供醫療服務訊息給醫院和個人,也能提供系統化資訊給第三方應用程式開發者。通過將不同數據元分別標示而公開提供,FHIR有開放和易於擴展的特點和價值。

 

國際健康資訊第七層協會(HL7 International,www.hl7.org) (註一) 成立於1987年,致力於提供電子健康資訊的完整架構和相關標準,以利於健康資訊的交換、整合、分享、和取用。HL7至今有來自五十多個國家(註二)的1600多名會員,其中包括500多個團體會員代表:醫院、政府單位、醫療保險業者、國際藥廠、生技資訊產業等單位(下圖)。

 

快速健康照護互通資源 (FHIR)_2

FHIR是一種數據(資料)標準,本身不是電子病歷(EHR)。截至2015年,在美國能夠提供公費醫保 (Medicare) 的醫療單位,必須使用合乎國家協調員辦公室(Office of the National Coordinator, ONC) 的電子病歷,而當時可供醫院使用的電子病歷(ONC-certified EHR)就有180家,而供診所使用的更高達760家。從這些數字可以想像:電子病歷內容的互通操作性(interoperability)是一大問題。 歷史回顧醫療資訊紀錄系統,國際上各個組織都曾經努力發展各種系統,希望能更精確的描述臨床病例(下圖)。有20世紀初就已開發的國際疾病分類系統(International Classification of Disease),至今已發展到第十版 (ICD-10);有1970年代開發出來的醫學標準命名系統 (Standard Nomenclature of Medicine,  SNOMED),至今在病理報告仍十分有用;也有1990年代開發出來的識別邏輯觀察的名字與編碼系統 (Logical Observation Identifiers Names and Codes,LOINC),能夠傳送電腦可以讀取的臨床訊息和檢驗資料。HL7則不斷開發健康資訊的紀錄系統,尤其為了病人轉診時,相關醫療紀錄能夠完整交接,也發展了臨床文件架構(Clinical Document Architecture, CDA),來提供持續照護文件(Continuity of Care Document, CCD)。而在2011年推出的FHIR,則是希望這套資料標準,不但能滿足日趨精密的醫療資訊的敘述要求,也能夠讓這些資訊能容易被電腦讀取,更透過API格式,利於呈現於醫師和病人的各種智慧型行動裝置。

快速健康照護互通資源 (FHIR)_3

 

FHIR系統不再把健康資料(病歷)當成文件,而將健康資料分解成許多數據元。

這好比在互聯網上,每個網頁都有一個網址-統一資源位碼(Uniform Resource Locator, URL);在FHIR數據標準中,每一個數據元都有一個標籤(tag),當作一個獨特識別碼 (unique identifier),可讓任何的FHIR browser application都可讀取 。也正因FHIR的最小單位是數據元,所以FHIR可以看作是整合資源(Resources)的標準。利用這統一的格式,每一個軟體開發者都可以建構出不同平台來讀取數據,能夠有效地在不同醫療單位之間互相溝通、整合照護、行使決策和數據分析。

 

美國許多醫療體系(例如Mayo Clinic,Duke,Boston兒童醫院,University of Utah,Intermountain Healthcare,Geisinger Health System)已經採用FHIR。一些醫療軟體開發廠商(Cerner,Epic,Allscripts,athenahealth)和IBM Watson Health 也支援FHIR標準,用於開發臨床決策支援(Clinical Decision Support)系統。Google於HIMSS17 (Healthcare Information and Management Systems Society 2017-2-17~23) 大會也宣布和HL7合作;並於2017-5-18宣布和芝加哥大學、Stanford大學、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合作,利用FHIR資料標準,以深度學習來做醫療照護預測性分析(Healthcare Predictive Analytics) 。

 

醫療照護物聯網(Healthcare Internet of Things)持續的快速發展,病人由各種穿戴式器具收集到的健康資料(patient-generated health data, PGHD)資料量大增,但是至今仍很少PGHD可以應用到臨床。Dell公司的醫療長Dr. Nick van Terheyden表示:數據不是問題,而是把數據過濾成臨床能用的資訊的過程發生了問題。而FHIR被認為是足以串連起數以千萬的穿戴式器具(FitBits、Apple Watches、各種藍牙生理監測裝置和運動記錄器)和電子健康資料(EHR)的平台。

 

  • 備註:
註一:第七層是application,意即位於國際標準組織(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Standardization, ISO) 的七層開放式系统互聯通信模型的第七層,其他層由一至六分別是:physical, data link, network, transport, session, presentation。
註二:台灣健康資訊交換第七層恊定協會(www.hl7.org.tw) 於2001年加入HL7 International,與後來加入的中國大陸(www.hl7china.com.cn)同列於會員國 (affiliates)。

One comment on “快速健康照護互通資源 (FHIR)

  1. What is FHIR’s current level of acceptance in Taiwan healthcare industry? Are there any government imposed standard protocols in use for data exchang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