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準醫學對癌症治療的現在與未來

icon-16

中國醫藥大學 放射腫瘤科 陳尚文教授

  最近於自然Nature期刊有一篇短文 (Prasad V, Nature 2016;537,S63),針對目前精準醫學對癌症治療提出質疑,文中提出僅有少數癌症病患因基因檢測而發現適合的藥物,此外也只有少數使用抗癌藥物的病患實際對治療有效。作者引用了一個法國的前瞻性臨床試驗 (SHIVA trial: Le Tourneau C. et al. Lancet Oncol.2015; 16, 1324–1334)的結果,質疑目前精準醫學對癌症治療仍無具體的證據。

  但作者於文中並無提及另一項整合分析的研究(Schwaederle M, et al. J Clin Oncol 2016; 33:3817-3825),加州聖地牙哥大學和德州休士頓的安得森醫學中心的學者,分析了570個二期癌症治療臨床試驗 (phase II clinical trials) 的結果,總收案個數高達32,149人。比較的條件主要依據是否使用精準醫學策略,意即根據個體癌症特有的生物標記來選擇藥物。治療效果的指標包括:藥物反應率 (response rate),無惡化存活率 (progression-free survival),綜合存活率 (overall survival)。透過大規模整合資料分析,從這三種預後指標,都顯示精準醫學策略的癌症治療可能獲得更優秀的治療效果(請參閱本網頁2016年8月12日「新知分享」的詳細介紹)。而SHIVA trial雖為前瞻性臨床試驗,但受試者人數較少、使用藥物的限制,都是未來設計臨床試驗時可以改進的方向。

  精準醫學對癌症治療成果上,於非小細胞肺癌、大腸直腸癌,乳癌,卵巢癌,黑色素瘤,及慢性骨髓性白血病方面已有具體成效。但因腫瘤基因發生變異的程度變化很大且複雜,光靠單一藥物就立見療效的機會可能有限,未來大多數癌症治療仍須整合基因檢測、新治療策略或藥物的發展、及前瞻性臨床試驗以獲得較有說服力的證據來提升精準醫學對癌症治療的效能。人類不可因目前的成效無法擴及大多數癌症患者,或是單就成本效益的問題,而放棄人類於癌症治療邁向進步的動力。因為癌病對各種治療的反應差異大,多數的醫師還是認為精準醫學對癌症治療是必然該走的有效路徑。

  延伸閱讀

  1. Prasad V. The precision-oncology illusion. Nature 2016;537,S63.
  2. Abrahams E. The precision-oncology is not an illusion. Nature 2016;539,357.
  3. Le Tourneau C. et al. Molecularly targeted therapy based on tumour molecular profiling versus conventional therapy for advanced cancer (SHIVA): a multicentre, open-label, proof-of-concept, randomised, controlled phase 2 trial. Lancet Oncol.2015; 16, 1324–1334
  4. Schwaederle M, et al. Impact of precision medicine in diverse cancers: A meta-analysis of phase II clinical trials. J Clin Oncol 2016; 33:3817-3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