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enomic Landscape circa 2016

影片標題: The Genomic Landscape circa 2016

演講人: Eric Green, MD., PhD. Director, US NHGRI,

演講會議和時間:Current Topics in Genome Analysis 2016 Lecture Series (2016-2-24)

影片推薦人:長庚大學教授 王子豪醫師

影片來源: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hD3-_5Ee-A

推薦影片 The Genomic Landscape circa 2016-1

  美國NHGRI所長Eric Green思路敏捷、口齒清晰,他演講的步調雖然很快,但是內容聽得非常清楚,偶而又夾帶幽默的言語,令人聽了會心一笑。我已聽過他的多場演講,每次都讓我羨慕不已,他的演講是我學習教學的標竿。在這場年度系列演講中,Eric Green首先回顧基因體學歷史,接著摘錄人類基因體解碼所帶來的各項重大成就,並敘述NHGRI基因體定序在不同時期的重點目標,基因體變異在單基因的罕見疾病和多基因的常見疾病所扮演著不同的角色,基因體醫學的五大熱門領域,最後帶入2016年由基因體醫學如何進入精準醫學時代。

The Genomic Landscape circa 2016-2

 

The Genomic Landscape circa 2016-3

 

The Genomic Landscape circa 2016-4

 

The Genomic Landscape circa 2016-5

 

The Genomic Landscape circa 2016-6

 

  

  精準醫學的內容,就是結合基因體醫學和其他各種體學 (-omics)資料,對應每位個體的電子健康紀錄(Electronic Health Records, EHRs),加上病人或健康參與者所投入的夥伴關係。然而,實踐「精準醫療」有千頭萬緒,絕非易事,誠如邱吉爾所說的:「悲觀者只看到困難重重,樂觀者卻覺得充滿契機。」

The Genomic Landscape circa 2016-7

The Genomic Landscape circa 2016-8

精準醫學對於治療家族性高膽固醇血症的突破

icon-08

中國醫藥大學 放射腫瘤科 陳尚文醫師

  精準醫療的長期目標是整合百萬人口基因體資訊、生活方式資訊、生物檢體檢測數據、和電子健康資料(electronic health record,EHR),經由大數據分析後,找出更合適且有效的治療策略,以改善現有醫療思維和模式。
  精準醫學除應用在癌症治療外,在其他各種慢性疾病也有突破性發展,其中家族性高膽固醇血症(Familial hypercholesterolemia,FH)就是一個很好的範例。此疾病是一種遺傳性疾病,成年人之盛行率約200至500分之一,其表現為血液中高膽固醇水平(特別是極高的低密度脂蛋白)與高風險之心血管疾病。即使接受膽固醇的篩檢,這群病患仍有高比例的人數未被確診且沒有接受適當的治療,導致病患發生早年心血管疾病與中風的機率偏高。
  最近之大規模研究整合50,726名受試個體之外顯子組定序(exome sequencing)數據,結合其電子健康紀錄(EHR)的交叉分析結果發現:外顯子組定序屬家族性高膽固醇血症基因變體者(FH variant-positive 包括 LDLR、APOB、PCSK9),他們血中低密度脂蛋白的最高值較基因無變體(FH variant-negative)的正常族群偏高,且發生早年心血管疾病的機會偏高。

精準醫學對於治療家族性高膽固醇血症的突破-1
左圖:家族性高膽固醇血症基因變體者(淺藍色),血中低密度脂蛋白比較基因非變體者(粉紅)最高值及分布圖偏高。 右圖: 高膽固醇血症基因變體者(包括 LDLR、APOB、PCSK9),他們血中低密度脂蛋白的最高值都較正常族群偏高。

 

精準醫學對於治療家族性高膽固醇血症的突破-2
家族性高膽固醇血症基因變體者,無論是整體(上圖)或是早年(下圖)發生心血管疾病的機會皆偏高,其與正常族群之發生率比(勝算比, Odds ratio)分別為2.6與3.7。

 

  這個研究也顯示高比例之家族性高膽固醇血症基因變體者沒有接受適當的治療,而且當他們接受抗高血脂藥(statin)時,療效也較非基因變體之高血脂的病患差。因此,大規模的基因體資訊結合電子健康資料(EHR)的大數據分析,未來將成為使用精準醫學提高疾病的治療效果上非常有效的策略。

 

  參考文獻

  1. Noura S. Abul-Husn, et al. Genetic identification of familial hypercholesterolemia within a single U.S. health care system. Nature (2016) ;Vol 354, Issue 6319: 1550.
  2. Frederick E. Dewey, et al. Distribution and clinical impact of functional variants in 50,726 whole-exome sequences from the DiscovEHR Study. Nature (2016) ;Vol 354 Issue 6319:1549.